您所在的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教育大家谈 > 正文
毛昌生:“网红教师”的修炼之路
发布日期:2020-10-28 编辑:王玥 来源:绵阳南山中学语文教师毛昌生

晨曦渐露,微风徐来,夹带着阵阵花香,吹散了些许倦气。斑驳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,洒在校园的每个角落,仿佛想赶跑疫情笼罩下的那层阴霾。

绵阳南山中学高一(4)班的窗帘紧拉着,透过门缝,里面正在播放着一段火遍朋友圈的视频。“奔涌吧,后浪,我们在同一条奔涌的河流!”随着一声铿锵的祝福,几分钟的视频播完,毛昌生和学生还沉浸在热血的演讲中。

毛昌生是南山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,也是威尼斯人官网省中小学“云教网课你最红”教师展评活动金奖得主。南山中学向来有从严择师的传统,盛传“没有三板斧,休想上南山”。10多年前,大学毕业的毛昌生带着激情与梦想,就是这样“上了南山”。

“语文学习应是一个集合审美体验、激情燃烧、思想碰撞和心灵对话的过程。”多年来,毛昌生没有拘泥于循规蹈矩的教学之路,而是不断开发和利用课程资源,为不同需求的学生创设个性化的语文学习条件和发展空间。

苏霍姆林斯基曾给教育下了这样一个定义:教育——首先是人学。毛昌生说:“语文,正是一门解放心灵、唤醒自我、发展个性的‘人学’。”


“上了毛哥的‘历史课’再也不担心语文成绩了”

教学过程中,毛昌生感受到学生对文言文明显的距离感,不只来自对古汉语表达方式的隔膜,也因为学生历史文化知识储备的单薄,尤其是面对有关复杂历史背景的文段。

“王莽篡汉、光武中兴、赤眉军、绿林军……这些名词出现在文言文阅读中,学生就像雾里看花,经常被搞得晕头晕脑的。”为了弥补这一缺口,毛昌生给学生开起了“历史课”。

春秋战国、魏晋南北朝和五代十国并称为中国三大乱世,是学生最怕遇到的选文时段,毛昌生就从最难啃的“骨头”开始。

俗话说要给学生一杯水,老师先要有一桶水。要搞清楚魏晋南北朝和五代十国两个时期的“恩怨情仇”,对于毛昌生来说本身就是个挑战,更不要说以生动的形式给这群学生讲出来。

那段时间,毛昌生天天抱着史书,一有空就琢磨。最后他梳理了困扰学生理解的相关重要历史事件、历史人物、朝代更迭时间节点等,广泛利用历史地图、年代表,精选典型文段,给学生上了一堂别开生面的历史课。

柔然、车延、乌孙、匈奴、车师……这些名词在历史典故中变得鲜活起来。采访中,学生打趣说:“自从上了毛哥的‘历史课’,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语文成绩了。”

怀古伤今是中国古典诗歌中常见的主题,也是学生理解的难点。如何打破传统讲解方式,找到学生的兴趣点,是毛昌生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

一次偶然翻阅,毛昌生看到一篇关于南京、苏州、宁波与上海经济关联度分析的财经文章,其中南京作为省会城市的尴尬地位触发了他的灵感:这不正是解读古诗文中的金陵、凤凰城、建康、建邺、石头城等的新钥匙吗?

毛昌生便把这些诗文梳理出来,以一段南京发展历程的理性分析和一张城市发展关联图导入,让学生从更加贴近现实经验的财经角度去感知古诗文中的“南京”这个意象。

“现在的学生每天接触海量的碎片信息,这样做,不仅是想让学生在兴趣的驱使下掌握这个知识点,更是希望他们利用身边的信息整合课本知识后形成系统的认知。”毛昌生说。

光是停留在信息接收的层面是不够的,毛昌生更注重引导学生掌握方法去处理这些海量的信息,阅读和表达两种能力的培养齐头并进,每周的定向练笔便是一种尝试。

以前,学生的每周练笔或周记大都非常随意,没有主题内容,任由学生自由发挥,结果因学生的视野、阅历所限,常常写得零散无趣,成了“放羊式”的练笔。

毛昌生认为这样的练笔是低效的,学生的写作能力和思辨能力得不到实质性的提高。于是,毛昌生对练笔做了细化调整。

例如高二的学生,毛昌生要求每周两篇练笔。一篇以《新闻周刊》中的新闻评论为基点,引导学生关注时政,提升学生冷静理性的思辨能力和具有专业深度的表达能力;一篇是根据当周课堂教学内容生成的练笔,提高学生的学习生活热情,提升学生叙述抒情的表达能力。

每周的练笔中,高标准的学生评语互动也是重要一环。毛昌生一般带两个班,除了班上学生之间随机交换,两个班之间每周也有一次交换批改机会。真诚而有质量的互评,提升了学生的写作激情,很多学生由此成了“笔友”,每次的练笔本发放也成为一场笔端的互动狂欢,成为学生期许的节日。

“在一篇篇练笔中,学生开始释放自己的情感,张扬自己的个性,学会独立思考,也展露了一些思想的锋芒,虽然这些看起来很稚嫩,但却难能可贵。”一批批学生毕业了,毛昌生至今还能记起那些曾经让他惊艳的练笔,进而勾连出那些和孩子们在一起的美好岁月。


“00后”不止爱“鬼畜”还爱“云课堂”

天微微亮,空气清新,毛昌生喜欢在露湿的步行道上漫步,穿过生机勃勃的南山公园,找一处空地,便可以随心浏览手机,看看周遭发生的新鲜事,当然也不会错过学生们关注的热点。

正是五四青年节,打开朋友圈,全是关于“后浪”的话题。被刷屏的是B站发布的“献给新一代的演讲”——《后浪》。找了视频来看,毛昌生觉得这是可以大做文章的教学素材。

课堂上,当看到毛昌生打开那个学生们经常使用的网站时,立刻引起了一阵惊呼。“没想到在语文课堂上,能看到与二次元、‘鬼畜’等新新词汇挂钩的网站上的内容。”学生在事后的随笔中写道。

毛昌生告诉记者一组数据:2019年有2027万人在B站学习,是高考人数的两倍;快手教育短视频作者超过99万,累计生产量达2亿;抖音学神养成计划总播放量在千亿级别。

“现在很多‘00后’不光爱‘鬼畜’,还有‘云学习’的嗜好。他们的所爱有其存在的意义,与其全盘否定,还不如利用学生喜欢的媒介去传播正确的价值。”基于这样的想法,毛昌生把学生们喜欢的东西搬上了课堂。

从分析《后浪》的文案内容出发,到演员何冰的表演,再到视频广泛传播背后的营销策划,最后回归现实,师生深入探讨了时代浪潮中的“青年”应有的作为,让学生在轻松的氛围中积极参与,给了他们一次机会去理解、去审视自己的青春和成长。

“所有的知识、见识、智慧和艺术,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。”正如视频里的这句话,毛昌生认为,语文课堂不能局限于课本,一段精彩的视频,一篇有价值的文章,一个精彩的想法……这些都是语文课堂里源源不断的教学素材。

自习时段,一个平时成绩非常优秀的学生找他讲解“甚善,名我固当”(出自柳宗元《种树郭橐驼传》)这句话该如何翻译。

毛昌生问学生自己的看法,学生脱口而出:“很好,名字我本来就应当用这个。”

“本来以为很简单的一句文言文翻译,由于缺乏系统学习,学生常常陷入惯性思维,想当然地用现代汉语的表达习惯去翻译。虽然是一个同学的提问,但也是大多数同学的知识盲区。”毛昌生认为这样的问答是教学答疑中重要的资源。

于是,毛昌生顺手拿出手机,找来支架,把师生的问答过程拍成小视频。由于第一次操作,画面还有些抖动。第二天上课,他把这个视频直接播放出来,很多学生都说:“毛哥简直讲到了我的痛处。”

积累了几次经验,毛昌生随时留心课堂中的教学素材,遇到好的点,马上拍成小视频。刚开始只是在班上分享,后来他尝试着传到网上,发现关注度不错,甚至还有不少老师私信与他交流教学心得。

毛昌生说:“以前我总是绞尽脑汁去想如何让学生在短暂的课堂时间内消化吸收,现在,我只需要把学生不明白的点做成课程,精准投放,既解放了老师,又对了学生的‘胃口’。”


永葆赤子之心 对教育探索乐此不疲

夜幕沉沉,毛昌生终于关了电脑,躺在床上,他还在思考:“网课真的需要很酷炫的PPT才能吸引学生吗?真的需要像段子手一样去迎合学生吗?”

一节好的网课,一方面,需要把复杂的知识简单化,把深刻的东西浅表化,一方面,课堂必须要有深度与广度,不能放弃深度知识的传播。毛昌生一度困惑于两者之间的平衡。

毛昌生脑海中像过电影一样,回想起历史长河中那些被称为“先生”的形象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就等于今天的“网红教师”。他们受人欢迎,被世代赞颂,靠的是一种“稳稳的力量”,这种力量指向的就是内容本身的质量。

慢慢地,他不再纠结于使用什么样的动画效果和背景颜色,而是把所有精力放在内容上,把最好的知识呈现给学生。甚至,他把所有的课件背景色改成了纯色,与黑板一样的墨绿色,简洁大方。

内容准备好了,第二步是录制。录课的第一天,阳光正好,毛昌生对准摄像头,一边播放PPT,一边讲解。内容都是他讲了很多遍的诗歌专题,课件里的每一页内容都经过反复的打磨,每个思维框架图都经过多次推敲,他有十足的把握讲好。

最后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,内容没有问题,而是板书的效果没有达到预期“:我想要的是既有课件内容,也有上课时随机生成的内容,这就需要流畅的板书,能在PPT上随时标注,没有延迟,但现有的设备书写卡顿,完全找不到在黑板上写字的感觉。”

这个问题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。那段时间,毛昌生甚至“单枪匹马走成都”,租用录播教室录课,但时间和金钱成本都超越了他的预期。

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8年,学校引进了一套先进的录播设备。毛昌生便利用周末和寒暑假的时间,起早贪黑,在学校信息技术老师的帮助下录制前两年准备好的内容。

在摸索中一步一步前进,毛昌生好像开始领会网课中的微妙之处:内容与形式并非一对矛盾体,好的形式只是为好的内容作“嫁衣”,就像技术与生活,新技术的使用永远是为了方便生活,而不是生活受制于技术。

如今,毛昌生已经录制了上百节网课,在网络上广泛传播,也收获了一批忠实的粉丝。他在课堂上可以随时使用个人成体系的教学资源,再根据学生的情况现场生成新的内容,视频课程和现场教学自由切换,提高了学生学习兴趣和学习效率。

提起毛昌生,南山中学校长徐勇说:“毛昌生还是十多年前我认识的那个毛昌生,永远保持一颗赤子之心,对教育的探索永远乐此不疲。”

2020年,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复课一再延迟,在学校的统一安排下,毛昌生和同事们便当起了“主播”。

和很多人的不适应比起来,毛昌生显得驾轻就熟。网上直播的第一堂课便和屏幕上的学生们“打成一片”,从歌曲到电影,从时政到人生理想,既有轻松的互动沟通,又有专业高效的网络教学,教学没有因距离而阻隔。学生眼中有的只是一个熟悉的老朋友“毛哥”。与此同时,网络让知识有了更大的传播空间,疫情期间,安徽、江西等地的多所中学以毛昌生的视频课为指定网络课程。

“教师是老一代人与年轻一代人之间的联结环节,他应该是跳板,时代在变化,如果我们固步不前,就会被学生狠狠抛下。”毛昌生一直不敢停下,对新鲜的事物保持惯有的好奇,不断更新自身的知识结构、丰富学科知识储备。他说:“我们教的学生是要生活在未来的,所以老师更应该立足当下,看向未来。”

教育大家谈
热点关注
相关链接: